极速飞艇开奖网站: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在线书吧欢迎您!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不大不小的圆桌上,一碗香辣扑鼻的炸酱,隐约还能瞧见里面的小肉丁,几样切成细丝、小丁的菜码,两个足够大的海碗,一盆尚带余温的劲道面条,加上一壶加了冰块的解暑酸梅汤,这就是晚膳的全部。

    四爷这个人,又挑嘴,又随和。

    这种普通百姓人家才吃的打卤面条,他也不嫌弃,山珍海味,也有他不吃的美味,反正相处十余年,尔芙也没搞懂四爷这诡异的喜好是怎么回事,但是一些四爷不爱吃的菜品是早就不会出现在她尔芙的餐桌上了。

    这边儿,面条才刚挑到各自的海碗里,还没等尔芙和四爷加好炸酱和菜码拌匀送进嘴里,外面就响起了大李氏求见的动静,这让本想大快朵颐的二人,不禁齐齐流露出几分恼怒之色。

    不过就算对方不懂礼数,尔芙心里不高兴,也不好就这样将人拒人于门外。

    尔芙颇为不舍地瞧瞧桌子当间那碗勾引得自个儿口水横流的炸酱,最终忍痛起身去外间接待这会儿登门请安的大李氏去了。

    大李氏是故意掐着点来的,为的就是要给尔芙上上眼药。

    so……就算尔芙独个儿出来招呼她,她瞧瞧坐在桌边一动未动的四爷,还是按照自个儿的节奏小手绢往眼角一抹,借着帕子上的洋葱汁,眼泪汪汪地开始了诉委屈、扮可怜的戏码。

    “你有事就说事呗,你这般哭天抹泪的,也解决不了问题??!”尔芙一脸无奈道。

    只是大李氏哪里理会尔芙这茬啊,一个劲儿的说着自个儿的为难之处,话里话外地指责尔芙不该为了一己之私就将分内的差事推到她这个庶福晋的头上,隐约透露出茉雅琦出嫁以后,自个儿就会乖乖回到佳思院去闭门不出,保证不会出来进去地惹尔芙不高兴……反正就是隐约暗示四爷,尔芙就是因为自个儿这个老情敌翻身了不高兴,这才会丢开茉雅琦的婚事不理。

    不得不说,这四爷府里的女人都是影后级的表演艺术家。

    大李氏这番唱念做打,虽然可信度不高,多数都是自己的臆测之词,但是要是不了解个中内情的人听着,还真会不自觉地站在大李氏那边儿指责尔芙的自私和偏心,毕竟很多人都习惯于同情弱者,哪怕有时对方根本不占理的情况。

    比如说,某个小孩子弄坏了某个成年人的东西,一定会有人说出‘他就是个孩子’这句话。

    比如说,某个老年人指责某个年轻人,一定会有人说‘不管你是对是错,人家到底是长辈’这句话。

    这倒不是说旁观者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就是一种同情弱者的心态,在大多数人眼中,老人和孩子都是弱势群体,所以旁观者会习惯性地指责生争执的另一方。

    当然,不能说这种偏帮行为不对,只是还是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而此时的大李氏呢,她一进门就先声夺人地将自个儿置于弱者的位置上,又故意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要是不了解真相的人听着,还真是很容易就去同情这位为了给自家女儿谋求一份好姻缘对府里嫡福晋伏小做低的可怜女人。

    可惜,这对于四爷来说,便有些不起作用了。

    一来是男人对自个儿喜爱的女人,总是容易自带美化光环。

    二来是尔芙早早就将这件事和四爷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她也承认她就是有些腻烦了,她就是不想再替茉雅琦忙前忙活地议亲了,她就是自个儿私心作祟了,那大李氏再来这么一出告状的戏码,那就不容易让四爷生出先入为主的感觉了。

    相反,之前尔芙还心心念念地提醒他要去劝说大李氏,不要让大李氏太好高骛远,一定要结合茉雅琦的实际情况,挑选出最合适茉雅琦的夫婿人选,两相对比,一个是以怨报德的贤惠妻子,一个则是恶人先告状的刁蛮小妾,四爷会站在谁的立场上,那答案就再明显不过了。

    不过因为尔芙没有让四爷出面,四爷也不想太多掺和府里这些庶务。

    他虽然是有些不快地撂下了筷子,却迟迟没有来到外间,如大李氏心中所希望的那样替她做主,这让哭得眼睛微酸的大李氏有些灰心了,但是她却没有觉得是自个儿的做法不占理,致使四爷不肯替她做主,她就是一门心思地认为是四爷这男人太偏心,就知道宠着、疼着尔芙这个虚伪做作到极点的女人。

    大李氏哭闹够了,尔芙也是好话说尽,她终于是自觉没趣地离开了。

    尔芙望着大李氏疾步离开的背影,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失落和无辜地回到了东次间里,蔫头耷脑地坐在了圆桌旁的绣墩上,拿起刚刚用过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已经坨成一团的面条,幽幽道:“我本来以为她心愿得逞,应该会让我清净几天,没想到这一天还没过去,她就又来找麻烦了!”

    “委屈你了?!彼囊叛?,宽慰道。

    随即,还不等尔芙反应过来,他就又说教道:“要我说,这事儿也怪你,你就不该放她进来说话,她都不懂礼数地踩着饭点来你这儿闹事了,你又何必丢下筷子去见她,真要是她有什么紧急的事儿还成,你这是自讨苦吃!”

    尔芙充分地做到了相吵无好言这句老话儿。

    她嫌弃地撇了眼对面而坐的四爷,阴着一张脸反驳道:“怪我什么啊,要怪就怪你太花心,这府里这么多千姿百媚的女人,总不能是我替你从外面搜罗回来的吧,如果没有这么许多姐姐妹妹的,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大李氏、小李氏地跳出来找我麻烦呢!”

    说完,她也没心情继续用膳了。

    尔芙丢了手里的筷子,起身往窗边摆着的罗汉床走去,边走边吩咐诗兰将桌上的餐点撤去,也不管桌边的四爷是否已经用好晚膳,整个人周身笼罩着阴郁之气,满脸怒容地抱着软垫坐在了罗汉床上,咬牙切齿地瞪着坐在桌边没动的四爷。

    吵架,可以是一种情趣,也可以是破坏夫妻感情的罪魁祸。

    此时此刻,尔芙这股泻火来得突兀,四爷瞧瞧她,又瞧瞧还未吃过瘾的炸酱面,果断地选择了暂避风头,因为他觉得尔芙这股泻火是在心里憋了好些日子的委屈,他作为一个能够包容万物的男人不该和她计较,但是他坐在这里,瞧着尔芙闷闷不快的模样,他又觉得心疼,还不如眼不见为净,先躲过这场风波,稍后再找机会和尔芙和解。

    一向英明睿智的四爷,选择了一种最不明智的处理方式。

    四爷和大李氏一前一后地离开了主院,但是带给尔芙的感受,却是迥然不同的,大李氏离开的时候,她是满心轻松,要不是四爷几句话勾出自个儿肚子里的邪火,她不知道多舒坦呢,但是四爷离开的时候,她就剩下满肚子的委屈了。

    这个男人,自个儿心心念念着的一生伴侣,看到自个儿生气委屈,却不哄自个儿,真真是太不是东西了。

    尔芙就这样坐在罗汉床,暗暗运气着,小嘴儿里叭叭叭地低声念叨着。

    而另一边儿,四爷出了主院,揉揉还有些空的肚子,回头望望主院还未关起来的院门,慢悠悠地踏着四方步,沿着主院旁的石径小路就往园子里走去,他是打算去园子里转上一会儿就回来的。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大李氏离开主院,竟然也来到了花园里。

    四爷和苏培盛的身影才出现在后花园那条不算太精致的石径小路尽头,大李氏就注意到了,她眼圈里那些还未干透的眼泪,可算是找到了用处,她趁着四爷还未走到跟前儿的工夫,狠狠地在腿上捏了一把,疼得她一直在眼圈里打转的眼泪,登时就如断线珠子似的落了下来……

    绿荫环绕的凉亭里,大李氏摆出了黛玉葬花的做派。

    只见她微微侧身地坐在凉亭里的石凳上,纤细白嫩的小手翘着兰花指,三指捏着一条质地柔软的绢丝帕子,隐约地遮挡着梨花落雨的脸庞,一双红红如兔子似的眼睛,晶莹闪亮地露在外面,旁边是几个低声劝说的宫女,如此一幕美不胜收的美人落泪图就映入了四爷的眼帘。

    四爷想要往莲池边走去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转身往大李氏待着的凉亭走去。

    他是被大李氏梨花落雨的委屈模样吸引而来么?

    并不是,

    他是被大李氏如泣如诉的眼神吸引过去的么?

    并不是。

    四爷之所以会改变路径地往凉亭里走去,无非是因为他还记着尔芙所说的那件事,想要趁机提醒一下大李氏,但是看在大李氏眼里,那就有些不一样了。

    大李氏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哭腔更加悲伤凄婉了几分,故意抽泣道:“我苦命的茉雅琦啊,如果不是我当初非要和福晋争个长短,也不会连累她落到如今这番下场了,我真是好后悔啊,早知道有这天,当初我怎么会和福晋去争呢!”

    “主子,兴许不是您想的那回事儿呢,兴许就是福晋太忙了呢!”

    “茉雅琦格格是有福之人,主子,您实在不必如此担心?!?br />
    “主子,再说就算福晋不管了,实在不行,您还可以求主子爷帮忙相看下呢?!?br />
    能被大李氏带着在府里行走的宫女,那都是个顶个的聪明人,不需要大李氏暗示使眼神儿,旁边就已经有机灵的宫女配合演出了。

    就在小宫女如此说着的时候,四爷已经走到了近前。

    而就在此时,大李氏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四爷靠近,也适时地点点头,似是已经没有了太多主意了一般,叹气道:“我实在是不愿意让四爷为茉雅琦的事儿太烦心,但是要是实在没有办法,我也只能豁出去试试了,毕竟这事是关系到她一辈子幸福的事儿?!?br />
    “有什么事怕爷烦心???”四爷顺着话茬,朗声问道。

    说完,他人就已经走到了大李氏的身边。

    大李氏仿佛才现四爷似的,慌忙站起身来,连忙屈膝见礼道:“妾身见过四爷,请四爷安,妾身失仪,还请四爷见谅?!?br />
    “起来吧,也没有外人?!彼囊苁撬嬉獾匕诎谑值?,但是看上去却丝毫没有想要上前去搀扶大李氏的想法,直接就绕过屈膝见礼的大李氏往凉亭深处的石凳走去,直接撩着袍摆就坐下去了。

    大李氏有些不甘心地瞧瞧四爷,抬手示意旁边同样行礼请安的宫女扶起自个儿,迈步走回到刚刚坐过的那张石凳前,动作优雅地微提袍摆,欠身一礼,这才面朝四爷地坐下身来,一副惶惶难安的样子,小心问道:“四爷,您刚刚不是在主院那边陪福晋用晚膳么,怎么突然来园子里散步了呢?”

    “爷用过膳,出来转转?!彼囊幌攵嗨?,淡淡应道。

    “那妾身让人取些茶点过来?”大李氏闻言,心里有些欢喜,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丝毫欢喜之色,仍然是那副很是紧张、很是担忧的模样,带着几分小心的试探道。

    四爷无可无不可地哼了哼,同时对苏培盛使了个眼色。

    苏培盛心领神会,很快就将凉亭里的‘闲杂人等’都轰出去了,包括他自个儿。

    凉亭里,仅剩下四爷和大李氏两人,距离两人最近的人就是苏培盛了,其他人都躲到二十步以外的距离去了。

    大李氏一时之间,心里生出了几分紧张,因为她不大明白四爷这样安排的原因。

    四爷在沉默了一盏茶时间后,清了清嗓子,打开了话匣子。

    其实让他一个男人去评价一个女子的私德如何,实在是有些为难和勉强,尤其这个女子还是他的至亲骨肉的情况下,但是这事儿好像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来说的人了,他眼底藏着些许尴尬,一只手就如同长在了胡子上一般,连连捋着,磕磕绊绊地将他的想法和大李氏说完,故作淡定的问道:“你觉得呢?”

    “爷说的这些,妾身都明白,妾身也是打心眼里盼着茉雅琦能够过得更幸福?!贝罄钍衔叛?,如蒙雷击般震惊,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不妥之处,满脸是笑地点头答道。

    “那就好,茉雅琦是爷和你的亲骨肉,爷相信你,这才将议亲之事交到你的手里,你也不必考虑太多,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处理的地方,便让人给苏培盛传信?!彼囊苈獯罄钍系姆从?,也多了几分随意,抬手指指凉亭外站着的苏培盛,低声交代道。

    说完,他就一副完成任务模样地离开了凉亭。

    1

写私信

评论一下清妾

511| 808| 750| 115| 846| 571| 2| 18| 214| 219|